【转载】大学生村官日记Ⅵ_记忆里的随笔博客

【转载】大学生村官日记Ⅵ

2007年12月8日

杨总的秘书给我打来电话,说杨总已经看过我的报告,决定就按报告上办,买设备的钱已经汇到我们村的账户上了。

对于已经恢复元气的杨灯雄来说,投入我们村忘忧草公司的五十万并不算什么,就算亏了,也不会心痛。但杨灯雄一心想发展好自己的家乡,所以秘书告诉我说,杨总安排了总部的一位干将——胡光伟来我们公司上任。根据杨总的计划,他要待上一年,把我带上路了,就由我独自负责公司的运转。

2007年12月22日

经过半个多月的努力,在蔡教授和孙必武的指导下,我们设备已经安装好了。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这个东风当然是最重要的环节——销售。

因为樱樱要照顾杨传惠,我只好和杨家盛、胡光伟一起回四川农业大学,我又来麻烦张老师了。

在张老师的家里,我讲了我近一年来的情况。

张老师笑着频频点头,我讲完后,她说道:“吴至远,我告诉你,你虽然在农村,但在同班同学中,你是最有出息的一个,不是因为你赚了很多钱,而是你的贡献最大。加油干,我会全力帮你”

为了节约钱,我和杨家盛在雅安的几天要住在张老师家里,胡光伟当然不在乎这点钱。

2007年12月26日

在张老师的帮助下,以及学校的牵线搭桥,胡光伟代表忘忧草公司与四家大型农贸公司签订了黄花销售意向合同。

我根据这些合同计算了一下,我们村目前的黄花产量根本不能满足销售,回去后必须发动全县村民大量种植黄花。这让我和杨家盛非常兴奋,特别是杨家盛,他一辈子的愿望终于快实现了。

2007年12月28日

在回去的火车上,杨家盛与我商量了扩大黄花种植的问题,胡光伟对黄花种植一窍不通,听了一会后就自顾自的欣赏沿途风景。

杨家盛在去年研制出了“早产”黄花,这种黄花一年可以采摘两次,一次是四月份,一次是十月份,这种品种是其它黄花无法比拟的,曾有家农贸公司出资三十万买他的专利,这三十万可能杨家盛一辈子都赚不到,但他毅然拒绝了,他没有把研究黄花当着自己赚钱的工具,而是当着了自己的事业。

杨家盛计划回去发动村民种植他研究出的新品种“早产”,他免费提供种子,争取在三月份时就可以让黄花加工厂开工运转。

我提醒他“早产”没有大面积种植过,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问题,还是把范围缩小点。我计划把整个村西面那块平坦的区域划为黄花种植基地,由于基地距离学校近,现在学校已经没有学生了,可以把教室整理出来作为专门的黄花研究基地,供杨家盛使用,所有研究费用由我们忘忧草公司提供。

讨论到这时,虽然今年的销售比预计的还要好,但从长远来看,必须让我们村的黄花扩大影响。但怎样来扩大影响呢?打广告太贵了,以群众的口口相传,时间太慢,而且效果也不一定好,这个问题还是要回去和村干部们商量商量。

2008年1月1日

今天尽管是元旦节,但我们顾不上休息,紧急召开了黄花种植会,并且邀请胡光伟参加。

在大会上,其他村干部基本同意我和杨家盛的计划,只是对细节提出了意见。

在最后,我提出了如何扩大我们村黄花知名度的问题。但大家对这个问题没有什么兴趣,三三两两的相互讨论这次可以赚到多少钱。我只好又大声的提出了这个问题,大家安静了下来,杨支书说道:“吴大学,现在的黄花销售量已经让我们赚了不少,这个问题还是以后再说吧”

“不能等到以后再说,我们必须要抓住机遇,否则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吴大哥,你为什么非得现在解决这个问题呢?”樱樱偏着脑袋问我。

“因为我们目前形势大好,必须乘胜追击,争取更大的效益,为以后铺平道路”

“对,我也同意吴老弟的意见”许主任站起来说道:“我们要把眼光放远点,不能安于现状,必须趁这个机会,把今后的问题解决了”

大家只好一起讨论我提出来的问题,但整个大会上,胡光伟一言不发。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讨论,除了在媒体上打广告外,再也没有其他办法。

看来大家都跳不出固有的思维,既然有点累了,杨支书让大家休息一下再讨论。

樱樱去厨房提开水瓶,我去帮忙,突然妈妈打来了电话,当她老人家得知今天元旦节我们都没有休息时,惊呼一个农村哪有那么多事做,连元旦节都无法休息。

“这有什么呢?反正中国有那么多节日,少一个元旦节也无妨啊”我安慰我妈道。

我妈讽刺我道:“哎哟,哎哟,对,你说的都是对的,我儿子现在能干了。你要是真能干,就向国务院申请一个村官节来”

村官节?当这三个字出现在我脑海中时,我突然灵光一现,连向妈妈告别都来不及,就挂了电话。

既然中国有那么多节日,我们为什么不弄个“黄花节”出来呢?每年都可以搞一次黄花节,这样不仅可以扩大影响,而且只要县委、县go-vern-ment支持,我们村根本不需要出一分钱。

我兴奋得把经过我身边的樱樱抱起来舞了一圈,樱樱手里正提着开水瓶,吓得大声惊呼。我也不顾其他村干部怪异的目光,立即重新召开村干部会,提出了我的想法。

大家对我的想法非常赞同,既然许主任和上级关系好,那么剩下的事就看许主任表演了。

开完会后,胡光伟把我叫到一边,他告诉我,不要把公司当作是村办企业了,有什么事,先跟公司里商量,如果有需要,再请村干部一起商量。

怪不得整个大会上他一言不发,原来我们把他地位放低了。

2008年1月2日

许主任兴奋的给我打来电话,他说万书记已经同意了我们村召开“黄花节”的想法,万书记会到县里面去活动,争取县委、县go-vern-ment的支持。

万书记以前是县委书记的秘书,他去活动,成功的可能性很大,而且黄花节非常符合去年县委提出的发展特色农业的思路。

2008年1月7日

昨天许主任给我打来电话,说万书记到县里成功争取到了县委、县go-vern-ment的初步同意,县委常委、常务副书记周鹤今天要到我们村进行实地考察,然后回去向县委汇报后作决定。

今天上午时,在万书记和李乡长的陪同下,周书记一班人来到我们村。尽管天气很冷,但周书记非常认真的视察了我们的黄花种植基地、研发中心和加工厂,并详细询问了今年黄花的销售情况,我立即向周书记介绍我们忘忧草公司的负责人——胡光伟,由他一一作答。

周书记听完胡光伟的汇报,非常满意。考察结束后,万书记邀请周书记回县城吃饭,周书记拒绝了,他让我在村里给他安排一顿工作餐。

作为一个贫穷落后的农村,能够招待县委副书记,这是非常荣耀的事。为了更好的接待县委的领导,村干部们都出去忙午饭的事了。我想出去帮忙,但周书记让我坐在他身边。

经过去年七月份的抗洪抢险,周书记已经认识我,在八月份我得到的那个由县委颁发的“抗洪抢险先进个人奖”就有周书记的大力推荐。

周书记问了我很多问题,包括个人生活和我到农村工作以来的经历。

坐在周书记周围的官员中,我的级别最低。有不少人都盼着争取机会巴结周书记,但周书记只顾着和我聊天而不理其他人,这让我有点不安。于是我在回答中加了不少赞扬乡里领导的话,这让万书记他们很满意,频频在周书记面前插嘴赞扬我。

在快吃饭时,周书记问我有没有想过到县里工作。听他的口气,就知道他是在暗示我可以把我调到县里工作。上次和杨部长一起吃饭时就委婉拒绝了去市委组织部工作,后来因为我把代乡长拉下了马,我与杨部长就再也没有提过调我到市委组织部工作的事。到现在,我在官场沉浮了近两年,也看透了官场的尔虞我诈,我只想好好的发展我的黄花事业,并不想到哪去,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和心爱的人终老一生,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

当着这么多官员的面,我只好说,我希望在农村再锻炼锻炼,等到完全成熟了,如果那时能承蒙领导错爱,我才敢有这个想法。

大家对我的回答非常吃惊,周书记似乎很失望,叹了口气,拍拍我的肩膀,鼓励我在农村要好好干,上要对得起party和人民,中要对得起自己和亲人,下要对得起千千万万的子孙。

我大声说,我一定会的。

2008年1月10日

由于黄花快要发芽了,为了种植出更好的黄花,我们今天制定黄花种植技术培训课程,由杨家盛主讲,樱樱利用村里的广播进行反复播放。

2008年1月18日

今天是个好日子,不仅我们的忘忧草公司举行了挂牌仪式,而且县委已经同意于6月18日举行“首届北县黄花节”。

我们“首届北县黄花节”计划得非常热闹,为了扩大影响,主会场设在成都,我们北县属于分会场。一家北县的房地产公司计划邀请中央电视台的心连心艺术团来北县参加演出。

县委、县go-vern-ment给各部门安排了任务。我们村主要负责场地的规划和建设。县委、县go-vern-ment拨了二十万让我们在黄花种植基地附近建一个广场,用于黄花节的举办。

根据县委、县go-vern-ment的安排,我们在乡party委、go-vern-ment的指导下,规划出了广场的地点和黄花生态观光长廊。我们村还安排了几家有实力的农户设立农家乐,用于黄花节当天的接待。

2008年2月4日

小灯泡期末考试成绩很好,进步神速,除了她个人努力外,樱樱的功劳也不小。

小灯泡的父母回家过年,她不得不回家跟父母住。看着她空荡荡的卧室,我突然有点哀伤,看来我已经把这个小灯泡当着一家人了。

2008年3月18日

现在我们的黄花种植基地已经抽出了由杨家盛研制的“早产”花骨朵,一般的黄花要五月份才开始采摘,我们四月份就能采摘黄花,这在全国各地绝无仅有,是我们最大的优势。

公司在胡光伟的策划下,运作得非常好,现在已经开始收购村民的黄花了。我在其中学到了不少管理技巧。我想,如果把私营企业的管理用于go-vern-ment的行政管理,今年中央提出的“效能建设”可能要容易得多,但如何把企业的管理方法用于go-vern-ment,这是个难题,至少我的脑袋还想不出来。

前年和我一起考上村官的李惠民给我打来电话,问我为什么不和大家联系,是不是现在我干出成绩了,就不理大家。

我解释说我很忙,村子的发展才刚上路,有很多工作要做。

他不理解我怎么有那么多事做,他说他和其他村官在农村就很闲,大家平均每周上三天班,其余的时间就在一起打牌吹牛。

是啊,自从考上村官以来,我就和他们聚过一次,我和樱樱已经谈了一年多的恋爱,他们连樱樱都没见过。或许我这么忙,是因为我赶上了发展的机遇吧。

在和李惠民的闲聊中,我知道我们这批人有不少都已经调到乡镇了,有个人甚至调到县级部门工作,这令他非常的羡慕。他问我羡慕不,我说人各有志,我的舞台是农村。他说我不老实,我这么拼死拼活的干,还不是为自己加分,争取早日跳出农门。我笑笑,也没解释,反正相信你的人不需要解释,不相信你的人怎么解释也没用。

2008年3月22日

胡光伟大概想早点离开这里,尽管公司很忙,但他一有时间就给我恶补管理知识。我就像回到大学一样,每天上课,补习,做作业。

大学?我已经离开学校快三年了,大学这个词对我既遥远又刻骨铭心,想起那个纯真而又无忧的年代,对比起现在,真让我怀念。

樱樱为了做好财务方面的工作,也买了些会计书来看,她计划考会计。我们就像是同学,相互抽问,改作业,这弥补了我在大学时没有恋爱的遗憾。

2008年4月1日

今天是愚人节,很多同学和朋友给我发来各种短信,祝我节日快乐。

如果是人开了我一个玩笑,那还好点,如果是老天爷开了我一个玩笑,那我就承受不起了。我们村道通路了半年多,我才发现有缺点,这真像是老天爷开的一个玩笑。

当初为了节约成本,村道与国道连接处选在了一个国道的弯道上,弯道刚好挡住了村道口的视线,而且这个弯道是一个下坡路,司机如果不慢行,就可能撞到从村道出来穿过国道的人。今天一位男童穿过国道到对面的杂货店购买东西时,就被一辆飞驰的货车撞死了。

我感到很自责,不仅是因为道路缺陷的事,更重要的是我不敢说出来,因为一旦说出来,死者家属就可能找村里负责,黄花节还有两个多月就要在我们村开幕了,现在根本没有财力物力和精力去照顾这件事,而且根据上级的指示,在黄花节开幕前后,一定要保证社会和谐,为了这所谓的和谐,我只好用谎言和隐瞒来实现。

我把我一个月的工资捐给死者家属,以此来安慰自己。

2008年4月7日

经过村干部的努力,交通局在村道与国道交界处树立了一块慢行标志。希望我们的设计缺陷可以用这种方式来弥补吧。

2008年4月12日

在胡光伟的带领下,我们公司与当初签订黄花销售意向合同的四家公司正式签订了销售合同。我们的黄花不仅销往全国各地,连日本和韩国都有销售。村民们今天来领钱,大家都非常兴奋,相互开玩笑说,村民虽然没有出过国,但我们种植的黄花出国了,也是一件骄傲的事。

2008年4月17日

公司召开黄花收购会议,因为今年村民看准了黄花销售,就大量种植,有可能导致我们收购的黄花造成积压。

胡光伟的意思是想压低收购价格,但我坚决反对他把价格压到比往年还低,因为这不符合我们办加工厂的原则,更不符合我当村官的原则。

我和胡光伟针锋相对,谁也不相让,直到晚上也没得出个结论,只好明天再议。

当我回到家里后,正在给小灯泡辅导作业的樱樱问我怎么满脸不高兴。我就告诉了她原委。

樱樱咬着下唇想了一下说道:“如果才开始大张旗鼓的搞黄花种植,村民们就赚不到什么钱,那么来年还有谁会种植黄花了?”

这句话猛地点醒了我,对啊,一旦我们严重打击了村民的黄花种植积极性,那么来年我们到哪去收购黄花?我们的加工厂岂不是要闲置?胡光伟不是一直用市场规律来反驳我的观点吗?那我就用其人之道还施彼身。

我也顾不得吃饭,匆匆告别樱樱,又到加工厂找胡光伟。

我先把樱樱的观点告诉了胡光伟,然后就黄花积压问题提出两点意见:一是扩大销售量;二是宁可我们亏,也不能让村民亏,因为我们亏得起,而村民亏不起。

2008年4月19日

胡光伟告诉我,总部已经同意不压价,让我们今年亏一年。

2008年4月20日

经过县电视台的宣传,我们村的黄花不仅用于销售,而且还吸引了大量的游客,村子里一下子热闹起来,人多得就像过年时,村民的腰包渐渐鼓起来了。

由于村里大量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我们不得不招募外村的人来我们村工作,并且号召村民回乡创业。小灯泡的父母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回来了。

今天,小灯泡的父母来接她回家。小灯泡哭了,抱着樱樱不肯走。樱樱笑着安慰她,大家住在一个村里,可以经常来玩。

小灯泡终究走了,跟她一起走的还有她的孤独岁月,我希望从此以后,幸福会永远陪伴着她,陪伴着每一个留守儿童,让他们不再孤独。

2008年5月12日

今天下午,我们村干部与胡光伟、孙必武正在村会议室研究黄花节的一些细节问题。突然大地震动,屋顶的瓦片像下雪一样的落下来。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不知怎么了。杨支书站起来问怎么了,我突然反应过来,大吼一声“地震了,大家快跑!”,然后把樱樱的头抱在怀里,挟着她就跟着村干部往外冲。

在操场上,大地还在震动,我们身后的一间教室轰然倒塌,腾起阵阵烟尘。足足等了两分钟,大地才平息下来。

大家相互看看,除了许主任的头被落下的瓦片砸了个小口子外,大家都没事。

我的心脏还在剧烈跳动,樱樱吓得脸蛋通红。

“没事吧”我拍这樱樱的背安慰她。

她摇摇头说:“只是被吓着了”

大家议论着不知是哪发生地震。我在学地理时就知道,我们北县不在地震带上,应该是附近的某个地方发生了大地震。

我们跟上级无法联系,手机打不通,座机在家里,大家怕发生余震震垮房屋,再说这房屋本来就不牢靠,被震后可能随时会垮,谁都不允许进去。在杨支书的安排下,大家分头到各小组查看地震受害情况。

我和樱樱、胡光伟及孙必武去一组查看加工厂的情况。在路上,我一直给家里打电话,但反复几次都打不通,希望父母安好。

加工厂一切都好,工人们都出来了,在院子里议论纷纷,没有人受伤,墙壁也没有震裂的痕迹。我利用加工厂的座机给万书记联系,电话打通了,万书记说他听说是攀枝花发生了地震,目前具体情况不清楚,万书记指示我们先查明灾情,把群众转移至安全地带,一定要安抚好群众,同时要注意自身安全。我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谢天谢地,我父母没事,他们也感到地震了,给我打了一下午的电话,但一直打不通。我不敢多说,互报平安就出来了。

我派了几个工人分头去向杨支书他们转达万书记的指示,然后告诉工人在情况不明的条件下,不许随便进入屋里,离开加工厂必须向胡经理请假。

我和樱樱对一组的每家每户进行了查看,除了几栋长时间没有住人的破烂房屋倒塌外,其他的房屋基本没有受地震影响。

当我们再次回到加工厂时,留下的工人没事做,就抬了台电视出来看。电视里正好在播放地震的情况:原来不是攀枝花地震了,而是汶川发生了7.8级大地震,波及面非常广,我们北县也属于波及区,县委、县go-vern-ment号召大家保持镇定,科学防震避震。

晚上,不少村民都在外面搭棚睡。我们村干部检查了最后一遍灾情就回去休息了,我和樱樱在操场上也搭了个床,准备今晚在外面睡。

忙了一整天,现在才有时间停下来休息。我和樱樱躺在床上,天上繁星点点,皓月当空。

“如果发生地震时,我死了,你怎么办?”樱樱突然发问。

“我不允许你这么说”

“如果,仅仅是如果呢?”

“也不允许”

“那万一发生了呢?我在想去年十一月份时,那个大师说我今年运气不好,会有大难的”

我翻身把樱樱死死的抱住道:“从现在开始,我不允许你说死字。你知道吗,我到村里还不到两年,却经历了这么多人的生生死死,现在我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在感谢上苍,所以,我绝不允许你说死字!”

樱樱含笑点头,钻进我的怀里,热烈的回应我的热吻。

一道光线划破黑暗,照在我和樱樱身上,我们像触电似的弹开。是哪个家伙,都这么晚了还来打扰我们?

“樱樱姐?”一个稚嫩的声音打破安静,原来是小灯泡。

樱樱把小灯泡招过来抱在怀里,责问她怎么这么晚了还一个人跑来。

原来地震后,学校就停课了,然后组织学生在操场避震,并通知家长来接学生,后来等到天黑了,小灯泡的家长一直没通知到,学校只好派老师把小灯泡送回来。小灯泡回来就问起我和樱樱的情况,尽管她父母告诉她我们没事,但她不信,竟然偷偷跑出来看望我们。

我心里一阵感动,想起刚才还在责怪她,又有点惭愧。我用座机给小灯泡的父母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小灯泡在我这里,明早把她送回来,请他们放心。

睡觉时,樱樱抱着小灯泡,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早已把小灯泡当着自己的女儿了。

2008年5月13日

由于汶川还有强余震的发生,我们加工厂还处于停工状态。

我给杨总打了电话,汇报了加工厂的情况,并且我保证等情况好转,就立即开工。

杨总让我们万事以安全为重,停工几天没关系。

整个下午我们村干部都在加工厂的院子里收看电视,看着灾区的一片惨景,连我们男人都忍不住潸然泪下。

晚上在操场上睡觉时,樱樱又向我提出了死的问题,她说如果她已经嫁给了我,就算死,也没有遗憾了。

我知道她是在暗示我应该向她求婚了。对于这个问题,我早就有计划了,我想在黄花节开幕那天,当着所有人的面下跪向她求婚,尽管我穷,但穷人有穷人的浪漫法。

2008年5月20日

前天,地震局把震级修改为八级。我们的房屋经过检测,确认没有危险后,我和樱樱搬回来住。

前天,地震局把震级修改为八级。同时,村里组织大家给灾区捐款,我和樱樱准备捐五百元,但杨支书阻止我们捐这么多,他说根据他的经验,如果要捐款,肯定会有很多次,不要一次捐完,否则将来就没钱了。

我听了他的话,捐了三百元。

果然,今天乡里又组织大家捐款,我真佩服杨支书的经验,我把剩下的两百元捐了出去。

2008年5月22日

今天乡里又组织party员缴特殊party费,用于支援灾区,每个party员至少要捐一百元。我作为预备party员,也捐了一百元。

希望灾区早点恢复。

2008年5月26日

上午县总工会组织捐款,这一次我又捐了一百元。下午县妇联要求每个乡镇的妇女干部为灾区捐款,樱樱又捐了五十元。

虽然觉得捐款越来越像摊派,但为了灾区,也值得。

2008年6月2日

因为汶川大地震,县里决定简化黄花节的程序,把节约出来的钱捐给灾区。我和村干部到县里汇报我们简化后的程序。

吃完早饭,樱樱穿上才买的一件白色T恤,如同一只美丽的白蝴蝶。

我们村干部一行出了村道,穿过国道,到对面杂货店的院子里坐下,等开往县城的班车。我想我虽然戒了烟,但最近大家为了黄花节很辛苦,我还是买包烟犒劳犒劳大家。

我转身买烟,听见樱樱在呼唤小灯泡的名字,我回头一看,原来小灯泡去上学,正好遇到我们。

小灯泡看见我们很兴奋,快速穿过国道,想到我们这边来。

这时,在杂货店这边的人可以看见一辆货车从国道的坡上飞驰下来,按这种速度,货车一转弯就会撞着小灯泡。我们吓住了,伴随着一阵惊呼,一只白影冲上国道,把小灯泡用力一推。一阵刹车声划破天空,然后“砰”的一声,我看见我那只美丽的白蝴蝶腾空而起,在空中飞舞,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小灯泡躺在国道边,她没事,只是吓坏了。

我大脑一片空白,看着人群跑向出事点才反应过来。我扒开人群,我的白蝴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叫喊着樱樱,把她抱起来,她的右脸已经血肉模糊。我检查了一下,她的心脏还在跳动,眼、口、耳、鼻没有流血,希望情况不严重。

我拦了辆摩托车,抱着樱樱就向卫生院冲。在路上,樱樱醒过来了,看了我一眼,又昏了过去,她的嘴角还有残留着刚才的微笑。

我紧紧抱着她的身体,回想起相处的一年多时间,我觉得樱樱已经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望着天空,不停的祈求上天不要带走她,如果她能没事,我愿代替她受一切的罪。

想着想着,我竟流出了泪。

我在急救室外等待情况时,杨支书他们来了,大家看我的样子,也没问,不停的安慰我。小灯泡在一旁抹眼泪,她认为是她害了樱樱的。

医生出来了,我赶紧上去询问情况。

医生说道:“初步检查没有太大的问题,有三处骨折,但是……”

“但是什么?”我焦急的问道。

“她的右脸被严重划烂了,可能会破相”

谢天谢地,还好只是破相而已,人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

我们来到急救室,樱樱已经清醒了。我的小仙女已经完全变了样,她的右脸已经包上了纱布,浮肿得把大而明亮右眼挤成了一条缝,她小小的朱唇肿得比我的大指母还大,全身多处打满了石膏,曾经的美丽早已消失。

我走过去抱着她,流着泪吻着她的额头。樱樱用她没有受伤的左手替我擦干眼泪,艰难的说了句她没事。小灯泡过来拉着樱樱的手,不停的说对不起,樱樱对她摆摆手,示意不关她的事。

杨支书他们去县里开会,许主任留下来陪我,卫生院的救护车把我们送到县医院,小灯泡想跟来,我没同意,通知她父母来接她。

县医院的医生在做彻底检查。在等待结果时,两个交警找到了我们,他们是来询问车祸情况的。直到这时,我才想起刚才太慌乱了,我连肇事车的车牌都没有记下。

许主任与其中一个交警认识,那交警向许主任介绍了大概情况:那名司机忙着拉货,所以速度很快,还好出事时是空车,否则根据经验,被这种重型货车撞了,恐怕是必死无疑。

如果那个肇事司机现在就在我的面前,我一定会把他的脸揍烂。但回头想起四月一日那天,我对那个出车祸的小男孩隐瞒了我们应当承担的责任,我突然感到深深的自责,等黄花节结束后,我要马上申请对公路进行整改。

这算是报应吗?如果当时我就提出村道设计的缺陷,就算死者家属来村里闹事,只要当时就进行了整改,樱樱绝对不会有今天。

其实,我们每个当官的都是来自于人民群众,对人民群众的不负责,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终究有一天,自己种下的果会让自己尝,就像今天,我也尝到了自己种下的苦果。

我狠狠的给了自己一耳光,想想这完全不够弥补自己的过错,又用力扇了自己几耳光,吓得许主任不知所措,赶紧上来拉住我,安慰我说樱樱出事不关我的事。

真不关我的事吗?我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

医生出来了,检查结果说,除了破相,没有太大的问题。

我冲进病房,樱樱正在用左手抚摸自己的右脸。

“我是不是破相了?”

我勉强挤出一点笑容回答道:“是的”

樱樱伤心的哭了

我轻轻的抱着她道:“无论怎样,你永远都是我的小仙女”

 

2008年6月13日

失去才会懂得珍惜,为了我差点失去的爱情,我对她比以前还好,在她住院的日子里,我把工作放在一边,每天都在医院陪着她,给她讲故事。

我的父母听说了樱樱的事,很感动,我妈专门到北县来照顾樱樱,她安慰樱樱说,等将来有钱了,就做整容手术,反正现在科技发达,连男人都可以整成女人,何况是个破相而已?这句话让樱樱首次露出了笑容。

小灯泡有空就来医院陪樱樱,给她讲学校的事。小灯泡的父母曾给过我两千元钱,我知道他们并不富裕,而且樱樱出事,我要负更大的责任,所以我拒绝了。

樱樱的事被报道后,大家都很感动,除了乡里的领导和社会上一些不知名的人士来看望樱樱外,连副书记周鹤也来看望过她一次。

樱樱今天就要出院了,她的身体除了骨折未愈全外,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当纱布被拆开,那块与她美丽的脸明显不相称的伤疤显露出来。樱樱照着镜子,抚摸着那块伤疤,突然痛哭起来。

我抚摸着她的头,轻声安慰她。在大家的劝慰和鼓励下,她的情绪渐渐好起来。

2008年6月18日

经过半年多的筹备,今天“首届北县黄花节”在我们村专门修建的一个大型坝子里开幕。

尽管受汶川大地震的影响,黄花节要简单得多,成都的会场已经撤销,但村里还是人山人海,彩旗飘飘,四处悬挂着空飘气球,杨部长和杨灯雄也专程来参加黄花节。

在阳光强烈的照射下,参会人员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可这影响不了黄花节隆重的召开。

轮到我代表村民讲话了,我回顾了我们村这两年来的发展,重点拍了各级领导的马屁,然后对未来的发展做了展望。大家以为我讲完了,开始鼓掌送我下去时,我大声说道:“各位尊敬的领导,亲爱的来宾,我还有件事,要当着大家的面宣布”

大家以为我又要做八股文式的讲话,刚刚兴起的精神又焉了下去。

我走下台,把还杵着拐杖的樱樱扶了上来。因为这个环节已经经过了黄花节组委会的同意,所以工作人员没有阻拦我们。

樱樱不明就里的被我扶上台,她刻意用头发把自己的右脸挡住,因为今天有风,她又用自己的手拉着头发,防止自己右脸的伤疤露出来。

我把樱樱拉到主席台中央,然后单膝跪下,打开一枚事先准备好的钻石戒指。

“樱樱,我爱你,嫁给我吧”

这句话随着喇叭传向了所有人,大家没想到还有这出戏,而且我和樱樱的事已经广为人知,所以大家的精神马上抖擞起来。

樱樱吓呆了,许久才反应过来,她的身体开始颤抖,捂着嘴开始“呜呜”的哭泣。风吹散了她的头发,露出那块伤疤。

大家见樱樱没有反应,开始起哄,然后大喊着“答应他,答应他”。

“我已经破相了,你还要娶我?”樱樱哭着问我。

我站起来,抚摸着那块伤疤。樱樱低下头,任由我抚摸。

“对我来说,你的这块伤疤要远胜你昔日的美丽”我轻轻的回答她,然后把戒指戴在她的手上,一滴钻石般的眼泪落下,滴在钻石上,让钻石在阳光下更加闪闪生辉,就像我们纯洁的爱情。

在大家的掌声中,我抱着我的新娘子走下了主席台,路过的每个人都来祝贺我们。

后记

虽然经历了这么多苦难,但美好终究来临了,或许未来还有更多的苦难在等着我们,但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再大的苦难也不是苦难。

生活在继续,在苦短的人生旅途中,每一个人和事都应当珍惜,因为不管生活的结局如何,人生旅途的过程才是最重要的。或许在别人看来,我吴至远是个傻瓜,或许百年后没有人记得我吴至远,但我给自己和他人带来了快乐,我的人生是有意义的,是有质量的。

这,就足够了。

原创文学 2020-01-30 11:39:44 通过 网页 浏览(223)

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更换一道题!